enheria

累,热

药理
我恨
……

喵喵喵

我有时候老觉得自己要退游了,但是又老是再次被它的魅力征服。
从风格、可玩性、游戏动态画面、反派人物设置来看是一个带着老旧气息、可玩性非常低的游戏。
可是偏偏他选的题材如此的好。
可能这就是文化吧。
如此让人着迷。

我记得茶道课上有讲,其实茶只是一种“物”赋予它意义和价值的其实是寄存于其上的文化和传承。刀剑一样。
@
所以。
刀剑乱舞,游戏本身是比较emmmm的,但是赢在选材和画师身上吧。
感觉很久都不会退游的……

我恨体育考试

等到明天就考完了,就再也不用上体育了……
累死我了……

_(:3」∠)_

一边失眠一边睡不醒。
弱小无助还能睡……

我家审神者到底是不是人?!(2)

       长谷部早就料到了他们的反应,用了然但仍充满了疑惑的语气慢慢讲述:“事情是这样的……”
―――――――――――――――――――――――

       “主公大人!”长谷部在推拉门外呼唤着主人,身为近侍他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唤醒熟睡的主人。
        在心里数了三秒,里边果然没有什么回应。

       主公又睡懒觉了。
       长谷部心中了然,径自推开门,然而门刚刚掀开一条缝隙,长谷部便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气流从这缝隙中吹出,糊了他一脸。风势太强以至于长谷部有一瞬间甚至无法睁开眼睛。
      “怎……怎么回事?”
        还没等长谷部叫出主人二字,风就停了下来,倏忽而逝。
        长谷部只觉得这风来的古怪,忙打开门向室内望去。
       只见自家主人一个人在床上睡得歪七扭八,一条腿还伸在被子外边。

       太奇怪了。
       因为太正常了,正常的仿佛那风是自己的错觉一般。
      长谷部跪在主公旁边,惯例进行了叫早活动,这可不是个好差事,主公有很重的起床气,谁要是叫了她,她一早上都不会有好脸色。不过这是近侍的职责,所以即使没有好脸色对待,长谷部对这个差事也是甘之如饴。毕竟,审神者大人的睡颜也不是谁都能看到的啊。

     “主人,您该起床了。”
       没等长谷部叫上两句,从夹着被子变成卷着被子的审神者就不耐烦的回应道:“知道啦知道啦,长谷部不要再催啦”
       长谷部没想到今天的主公竟然这么好说话。愣怔一下,还是问出来自己的疑惑,
      “主人有感觉到刚才的风吗?臣在推门的时候,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烈的风……”
     “没有没有,我没感觉到”
       审神者飞快的打断对方,以至于长谷部含在嘴里的几个字只能被他吞进去了。
       审神者背对着长谷部坐起来,不和他有任何的面部表情上的交流,说道:“我要换衣服咯,长谷部君请避嫌。”
      “啊啊,是的”
        尚且在沉思的长谷部忙不迭的出了门。
        但在门外守候的时候,长谷部的心神全被刚刚的事情占据了。
      按照那风的强度,纸质的推拉门根本不可能能挡住,而主人的态度又是如此的奇怪,仿佛在遮掩什么事情一样。长谷部觉得不妥,但主人又偏偏不想让他知道。
      主人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是我不够好吗?我不够资格做近侍吗?
      主命至上的打刀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没等灰发的付丧神纠结太久,审神者已经整理好自己从室内出来了。
     她穿着清爽宽松的室内装,长发搭在肩上,整个人都充满着少女的阳光和青春靓丽。
     “走吧。”
     
       从主人出门以后长谷部就不再想着刚刚的事情了,毕竟,主人这么好看,不看着她,竟然还要去想别的事情,简直是大逆不道、暴殄天物!!
      长谷部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手伸到自己唇边,轻咳一声:“咳,是的”
      下一秒,长谷部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自己鼻尖嗅到了隐隐约约的清香。
      “主……主人!!!!!”
       长谷部的脸色瞬间红到滴血,眼神飘忽不敢和审神者对视。
       “哈哈,长谷部真可爱”
         少女看到对方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主人!请,请不要,突然这样”长谷部假装自己神色正常但过于鲜艳的脸色和握紧的双手显示出他的紧张。
       “诶?不能突然这样,也就是说下次我告诉长谷部就能亲亲了?”少女笑眯了眼睛
        然后,灰发的付丧神只留下来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诶!?这么不禁逗的吗?不是说好的什么都可以为我做的吗?长谷部不喜欢亲亲吗??”少女睁大了眼睛,最后一句几乎是用喊的。
      脚步声更凌乱了。
     ―――――――――――――――――――分割线―――――――――――――――――

整个室内都沉默了。
“所以长谷部君,重点呢?”烛台切问
   长谷部感觉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
   “啊,是的。所以我下午的时候想起主人的公务尚未处理。于是到了主人的和室内。你们也知道主人今天刚起不久就因为紧急会议被叫走了,所以,也没有怎么整理自己的房间,在替主人整理物品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个。”
      长谷部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个东西。
      这时所有付丧神都凑近了。各色的脑袋挤在一起。
      那是两片小小的鳞片。
      鳞片椭圆形,呈现青绿的渐变色,还有着类似于蚌壳内壁的奇异又光滑圆融的光芒。

   

手机打字,不知道排版如何,唉,感觉自己写的好差……

         
       

还没想好叫啥名字等会取吧(1)

她从没想过还会有这么一天。
她本来已经是将死之人,但现在,她不仅不会死,还有一份正经的、与世隔绝的职业。
这是她这辈子最想要的东西。

她走近这座被称为本丸的建筑。脚边的狐狸侧头看她用细细的嗓音向她介绍一切。
“审神者你好,这里是777号本丸,我是狐之助是您的助手……”
被称为审神者的年轻女性默默抬起头注视着眼前的和风建筑,狐之助的话萦绕在耳边像风一样,过而无痕。
她推开这扇大门,径直向里走去。
喋喋不休的狐之助这时却并没有跟上,反而站在审神者背后注视着她。
好一会,狐之助叹了口气,嘟囔一句“政府这也太不对了”便跟了上去。

777号本丸并不像别的本丸。除了从大门外看上去还不错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可以称为美好的景致:池塘干涸、花草枯萎、终日昏黑……

比起这不美好环境更不美好的事情是:审神者不见了!
狐之助惊慌之下甚至忘记恐惧,大声呼喊着审神者的代号。
还没叫两句,狐之助突然被身侧传来的破空声吓得住了嘴。
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离它不远处显现
“哦!哈哈哈,吓到了吧?”
他嘴里说着轻松的话语,金色的瞳孔里却透露着冷酷。
狐之助看到这样的鹤丸国永,只觉得浑身的毛发都竖直起来了,但他不能退缩,壮起胆子问他:“审神者呢?新来的审神者大人去哪里了?”
鹤丸闻言,把本体往肩上一抗蹲下身凑近了狐之助:“哦呀?新来的审神者吗?”
在看到狐之助因为自己动作猛地向后一蹦之后,鹤丸大笑着起身架着刀在原地绕了一圈,白色的衣袖随着他的动作划出了一条漂亮的弧线。
“她好像在薙刀部屋哦”
说完鹤丸便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跃上房顶,口中念念有词“哎呀哎呀,下一个去吓谁呢”
狐之助在听到薙刀两个字后就感到不妙,连忙向本丸的东侧冲去。
据它所知,目前777号本丸只有一振薙刀――岩融。

我家审神者到底是不是人!?(1)

       “各位”长谷部神色严肃的看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同伴们,“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
         “能让长谷部君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和主人有关系。”长谷部身侧的安定说道
           斜对方的歌仙皱了眉头,浑身都散发着不高兴的意味“这样背着主人像什么话,有什么事情需要这么遮遮掩掩的?”
         眼看着两人要吵起来,一旁的堀川打岔道:“虽然背后谈论主公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是长谷部君的话,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才会这样吧。”
        灰发的付丧神重新摆正姿势,向着自己的同伴们,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主公大人,他……好像不是人类”

         “诶诶诶诶!!!!!!!!”
         
          这次连一向低调忠厚的蜻蛉切都难以置信的发出了疑问“长谷部君是在开玩笑吗?这可不好笑啊。”